起頭

關於逍遙法外







伴隨著過往的日子,我眼見這社會裡法律和法律理論密度的日漸提昇。此一演變被視為法學精緻或社會法治化的象徵,但是我私底下卻一直感覺到,這世界與心中桃花源漸行漸遠。我經常懷疑自己長年來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在做什麼,以致於也經常覺得懶散與無力。莫非,所有的法律思維,為的就是讓我可以沒有一絲眷顧的從法律世界遁逃出去?所幸,不知是否出於一種心理自衛機轉,後來我也覺得,在越強烈遁逃的慾望背後,桃花源的印象也越鮮明,似乎陳腐世界和桃花源原來就只是一個兩面體,一如巴里島人所信仰,唯有通過惡神的引領,我們才見到善神,唯有在一片漆黑裡,心中才有亮光。否則,印度人又如何能夠在不斷輪迴的悲慘裡頭去咀嚼出「微妙平衡」的滋味?於是,對於這社會,對於過去幾十年來的自我歷程,我逐漸能夠釋懷.......



2016年1月7日 星期四

大武山

我家在壯闊的大武山下
每當懸浮微粒隨著冬雨消散時
我們伸手出去就可以抓到她

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法律人的第一堂課

 當我一開始進入法律系念書的時候,我覺得法律是神聖的東西,因此念法律的人也跟著會有一點了不起。到了今天,我已經徹底認為法律這東西沒有甚麼了不起,所以念法律的人也沒有當然會了不起。不是我故意要輕視法律這東西,而是一來,要說了不起,了不起的是人,而不是法律本身。二來,唯有輕鬆面對法律,人才能理解法律、應用法律,擺脫法律對人的束縛。我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所謂的對或不對。我只不過認為,法律人的基本前提是人,人的基本理念是追尋快樂,所以要用可以讓自己快樂起來的方法去看待法律和解讀法律。在此一原則下,對法律新人重要的是自我對世界(以及法律)的想像力,對法律熟人重要的是內心清晰的道德感...

(本文是應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院邀請,於2015.09.15.對法律系新生作演講的演講稿)

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鍍金傳奇:戰俘營遺址

樹上的葉子隨風飄落,掉到了地上什麼地方,那就是他生命落腳的地方。刻印這種感覺最深的,莫過於位在金瓜石的二次大戰戰俘營遺址。當年的戰俘們[1]幾時想過,自己有一天要在遠離故土的海角終其一生?金瓜石這個地方,從樹看到山,從山看到海,空氣裡不斷流動一些淒涼落寞的分子,不知道這是否就是有情山水對當年戰俘們之心緒超過半個世紀過去而依然難以消退的記憶?偏偏浮現出反差的是,戰俘營坐落在一片美麗的畫布裡。那麼在最後望著大肚美人山矗立海角的的日子裡,或許戰俘們寧可只看到高牆和鐵絲網的世界,一個和內心思緒沒有衝突的世界?

2014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結婚致詞

  今天的主角,新郎昱仁、新娘瀅如、丁爸爸、丁媽媽、黃爸爸、黃媽媽、雙方親朋好友以及各位貴賓:很高興今天可以在這裡見證昱仁和瀅如的結婚典禮,更高興可以有這個榮幸可以在這裡為他們講幾句話,祝福他們。我是昱仁念大學和研究所時的老師,所以雖然不是看著他從小長大,也是看著他從青春歲月開始一路走過來到現在。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年錄用他到台大刑事法研究中心擔任助理工作時的樣子;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

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鍍金傳奇14:黃金瀑布


  車子沿著山路離開金瓜石,半路經過黃金瀑布,兩旁許多遊客在瀑布前拍照留念,看來是捨不得放過這美麗的景色。黃金瀑布其實是煉金鍊銅等重金屬沉澱後在陽光折射下所顯示出來的色感。這美麗的背後,除了到今天為止(也像是煉銅廠岸邊的陰陽海)沒有被恢復的環境污染之外,過去也犧牲了無數礦工的健康與生命。那麼,「美麗」的真相是甚麼?前些時候到馬祖去旅行,夜晚時大家到海灘去踩星砂。果真,當海浪沖上沙灘又退去時,沙灘上一閃一閃的浮現無數出星光般的亮點。這星砂,我以前沒有聽說過,好像是上天忽然送給踏浪者一個浪漫的驚喜。但是聽導遊說的,星砂其實是一種藻類。這些藻類因為近年來在海洋裡受到環境末端汙染的關係,所以產生化學結構上的改變,身體在遇到外來刺激時閃爍出亮光。聽來類似化學方法製造出來的螢光魚,你還喜歡螢光魚嗎?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何妨

從天光到過午的祭祖
手腳一陣子忙亂
我不知道把手錶遺失在甚麼地方
於是離開寶塔的路上
起初是搞不清楚狀況
後來索性開始沒有計量
也沒有方向的去流浪
好像這是阿嬤告訴我的話
她說當今社會忙甚麼事都是騙人
再怎麼要緊的事
也比不過把妳照顧好就好
別再寫那些有的沒有的的甚麼文章 

2014年5月14日 星期三

國家統治技術演進下的抵抗權概念 (兼論其刑法評價上的作用)

本文認為,這是對於今天抵抗運動者最殘酷的考驗:獨裁者的獨裁技術與日俱進,因此抵抗者的抵抗行動如果不是出於相當完美的規劃與執行,則因為欠缺現實上矯正國家不法的效益可能性,也跟著欠缺客觀上的正當性。
本網誌所刊登之法律性質文章基本上原刊載於各法學雜誌,此處係經修正改寫而成,可供個人使用目的之下載及複製,但不同意非個人使用目的之下載及複製。